“三动”是孩子成长的刚需

国内新闻 阅读(1911)

这是学校季节的又一年。 9月6日,中国教育日报家庭公开课“今天,我们的父母如何”邀请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美珍和中国青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客人住的房间。让我们来谈谈孩子成长过程中劳动,体育和人际交往的三个需求,探讨“三步走”对孩子未来生活的影响。

让孩子独立自信的劳动意识和劳动能力

孩子多大年纪可以承受适当年龄的家务?孙云晓认为,儿童从幼儿期就可以参加家务劳动,劳动的难度和责任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 “你可以通过在幼儿时洗手帕,将脏衣服放在洗衣篮里,或帮助父母拿到报纸来做到这一点。”

李美珍认为,只要孩子能做事,他就能做到,他必须在孩子成长的早期阶段“谋生”。她回忆起在小学一年级的院子里洗衣服的场景:“我不用洗衣板,我总是把手放在木头上。我的邻居阿姨嘲笑我,我特别不情愿时间。”现在回想起来,我母亲说“技术不会压迫身体”,这对我有益。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它会让人们变得更快成熟。“

主持人多次询问中小学教师,他们的孩子是否在家中稳定地分担家务。结果,大多数案件都是举手。

在这方面,孙云晓认为这是家庭教育中的一大误区,也是学术竞争激烈和进修压力造成的社会偏见。 “父母认为决定孩子命运的是知识和学术成就。只要孩子做得很好,就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可以控制了。这是数千户家庭中反生命教育和反教育的宣言。父母真的很想生孩子。负责任的,你必须让他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每天都能生活的人。“

李美珍认为,家务劳动不仅仅是劳动,而是与儿童成长过程中一颗非常重要的心脏的发展有关。 “我们谈论'自己做自己的事'。在做事的过程中,孩子学习的第一件事就是照顾自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知道如何满足自己。第二,学会观察反应其他人,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做完工作后,孩子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成功和价值。经验越丰富,孩子的智力发展就越好。“

作为一名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美珍曾在自己的作品中提到,许多罪犯的共同特点是他们很容易做到。她解释说:“好事与孩子缺乏分担家务有关。当很多孩子都很年轻时,家里根本不给他任何工作。他不知道家里的一切都应该由大家来完成,所以他不爱劳动。没有工作。“

孙云晓认为,关键在于父母的教育理念。父母应该从孩子的长远角度出发,不要只看他们。他说,美国心理学会前主席斯特恩伯格认为成功智力有三种,第一种是分析智能,第二种是生命智能,第三种是创造智能,其中生命智能是基础。李美珍建议父母要学会表现出弱点,向孩子求助,让孩子分享一些事情,并感谢孩子们的自我实现。 “自我照顾能力弱的孩子将成为家庭。他们往往不知道如何生活,他们不会照顾孩子,甚至可能带来婚姻问题。”

孙云霄建议父母要抓住孩子成长的关键时期,培养他们的劳动能力。 “孩子们有兴趣在三四岁时学习做家务。中小学是培养孩子劳动意识和劳动能力的黄金时期。“他回忆说,小时候,他在青岛长大,每次从海滩回来都经常去海里挖。父母赞不绝口,让他感受到劳动带来的成就感。

体育锻炼是身心健康的基础

鉴于青少年情绪低落的人数越来越多,李美珍认为,最好的预防和治疗就是锻炼。 “爱是孩子的本性,孩子有更多的运动,情绪很少被抑郁。”

“在研究抑郁症和脑神经问题时,我们发现中脑和脑干都是24小时工作制,即使在人睡觉的时候都在运作,支撑着身体运转。而小脑和大脑是‘上下班制’,安静的时候是睡眠状态,清醒的时候是兴奋状态。”李玫瑾把小脑比作大脑的得力助手,通过肌肉和关节的控制完成大脑的指令,“但是现在社会发展日趋科技化、信息化,所有的事情靠大脑就可以完成,上下楼坐电梯、出门开车、划手机、打电脑,都是大脑在工作,小脑没有机会工作。”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做过很多全国性调查,有两个调查结果 一个是“00”后中小学生普遍睡眠不足、运动不足、阅读不足;一个是关于青少年的幸福指数,数据显示“朋友多、爱运动的孩子更快乐”。

对于这两个互为印证的调查结果,孙云晓认为,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低估了运动的价值、忽视运动时间的保证。“运动是儿童社会化最有效的途径,爱运动的孩子之所以快乐,是因为运动可以释放多巴胺,一身大汗从运动场下来的孩子笑容都很灿烂。”

孙云晓举例说:“我们曾做过儿童游戏的项目,开发了上百个游戏在三四所学校做实验,发现原来无聊得把书本翻开让电风扇吹着玩儿的孩子,开展课间游戏后不再烦躁不安,又跑又跳很开心,眼睛都亮了,情绪也好了。”他还强调,运动可以让孩子懂得规则,学会团队合作、珍惜荣誉、锻炼顽强意志。

李玫瑾说:“人对自己的身体有控制感,是一种自信。所以说爱运动的人,自律意识都比较强。身体不运动,没有任何的肌体兴奋感,时间长了,小脑就对身体失去了控制力。小脑被压制过久,还会导致失眠等问题,人就会越来越没有力量、越来越萎靡。”

对于孩子运动习惯的养成,两位嘉宾都认为家长的教育观念非常重要。李玫瑾是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独生女,尽管邻居们都认为小姑娘去学游泳太苦了,她妈妈还是特别支持她去学,“每种运动技能都能有益处,比如跑得快,遇到意外事故也许就能救孩子的命”。

人工智能时代更需要真实的人际交往能力

近几年有个网络热词叫“宅男宅女”,越来越多孩子也开始用“人机互动”代替“人际互动”,在虚拟空间聊得火热、手指飞舞,见了面却无话可说、不会一起玩。这种现象意味着什么?

孙云晓认为,孩子从3岁开始就需要伙伴交往,随着年龄增长,人际互动的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儿童的社会化其实就是在同伴交往中完成的,同伴交往是孩子适应社会、处理人际关系最重要的社会课。“在人工智能的时代,机器做不了的事情,才是你的本领。因此现在比过去的时代更加需要学会交往、倾听、合作。”

有些十二三岁的孩子到了青春期很孤独、没有朋友,李玫瑾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在学校里解决,“随着孩子年龄增长,父母跟孩子一起玩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所以学校在抓孩子学习和运动的同时,也应该教会孩子如何处理人际关系”。

作为上世纪80年代初的大学生,李玫瑾回忆起自己大学时代在学校跳集体舞和交谊舞的场景:“第一次跳舞都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平时没有机会跟男同学交流,但是随着乐曲交换舞伴,大家点头、微笑,那种感觉特别美好。”研究犯罪心理学时,李玫瑾发现有些年轻人犯罪、抢劫、强奸,尤其性犯罪,其实是社会化的严重缺失,不会跟异性交流。

孙云晓认为,在帮助孩子习得人际交往能力方面,学校和家庭各有各的优势。他主编《少年儿童研究》杂志时,曾经推出一个“星星河快乐家园”典型案例,“3个独生子女家庭组成一个小团队,每个双休日都在某家一起度过,给孩子创造体验集体生活的条件,非常有效”。

有些孩子几乎没有朋友,甚至眼睛不敢与人对视,家长却不重视,认为是孩子性格内向。人际交往能力跟孩子天生性格的内向、外向有关吗?

李玫瑾说:“内向跟一岁前的养育方式有关,养育者回应不及时、不充分,孩子耳边无声、眼前无脸,过了6岁基本会内向,但18岁(尤其12岁)之前是可以矫正的。”李玫瑾认为心理学上的内向、外向不算缺点,“不能说内向不好,只是内向的孩子要更注重发展人际交往能力,更要有朋友,朋友是孩子社会性发展中必不可少的要素”。

孙云晓则认为内向和外向是不同的性格特点,都可以获得好的发展,关键是父母要关心孩子的同伴交往。比如开学后适应得好不好,最简单的标准就是看看孩子是否有几个好朋友。“没有好朋友,校园生活很难过的。”

(责编:何淼、熊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