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才少年到失信人 复盘睿康系掌门夏建统败局始末

国内新闻 阅读(1034)

从天才男孩到不值得信赖的人,夏建通失败的开始被瑞康部门负责人击败

在“瑞康”的辉煌时期,有三家A股上市公司,将Lotus MSG更名为Lotus Health,将远程电缆改为瑞康,使Sofitte转型为天下智慧;并全资拥有新加坡阿斯彭敦别墅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维拉”)。

如今,瑞康不再辉煌。这位45岁的年轻人,曾经是着名的少年,以及“哈佛最年轻的教授”夏建通陷入了诉讼纠纷,维拉终于回到了英超联赛,但夏建通俱乐部还没有支付其余40名百万英镑和俱乐部已移交给其他人。

8月26日,夏建通在三个月内更新了微博,指的是英国和加拿大的领导人,他说“人类似乎进入被'自我'束缚的时代。”早些时候,夏建通的微博内容涉及维拉,* ST莲花,天下智慧,以及对闪光崩溃的反应。夏建通经常感到委屈,并认为他不被理解。他对微博的网民的评论也非常不友好。

ST远程实控制权改变

8月30日晚,ST远程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问函,称收购秦尚体育(更名为“瑞康体育”)后,秦尚集团先后发现秦尚体育涉及民间借贷的案件较多。在诉讼案件中,夏建通或瑞康控股均未在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文件中向李明和秦商集团披露或披露相关债务。因此,李明和秦尚集团暂停支付后续股权转让款,进一步了解秦尚体育对夏建通和瑞康控股的信用和债务状况,包括使用上市公司非法对外担保的具体情况在控制上市公司期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回答。

当时针被拨回2018年3月30日时,瑞康控股将其持有的瑞康体育(现更名为“秦尚体育”)100%的股份转让给秦尚集团,瑞康体育将转让给ST Remote(时控股)瑞康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和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从夏建通改为李明。根据当时的协议,秦尚集团不得不承担相应于秦尚体育股权质押约920的债务。百万元,并为瑞康控股另外支付5.27亿元现金,总代价约14.47亿元。目前,秦商集团支付2.05亿元现金,尚未支付3.22亿元。

ST Remote在回信中表示,虽然李明辞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但他仍是公司控股股东秦尚体育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实际控制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没有改变。 ST远程表示,股权转让人的隐藏债务引起的股权转让支付问题属于股权转让方的债权债务关系。它不影响秦尚体育作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李明担任实际控制人。破天。从董事会的组成来看,公司董事会成员中有一半以上是由秦商体育提名的。秦商体育对公司董事会和高级管理人员的任免有重大影响,这反过来又对公司的主要业务决策事项产生重大影响。

目前,秦商体育持有ST股份1.22亿股,占总股本的17.23%,成为第一大股东。 ST Remote的第二大股东是杨晓明,持股比例为16.37%。

Qinshang Sports Holdings的位置可能无法保证。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秦尚体育持有ST远程4,280,260股股票将被司法拍卖,这部分资本总额为5.96%。如果拍卖终于完成,持有ST遥控器的秦尚体育比例将降至11.27%,远低于杨晓明。

具体拍卖时间为2019年9月28日10:00至2019年9月29日10:00。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8月26日发布相关招标公告。截至发稿时,ST Remote尚未披露任何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的事项。

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表明,上述司法拍卖的申请执行人是第一次创业,执行人员为秦尚体育,瑞康控股,秦商集团,夏建通,李明。此前,无锡中级人民法院已经等待合法有效公证等待秦始体体ST ST远程1.4亿股冻结,并发出执行通知,命令被处决者履行还款义务,但执行到目前为止,人还没有实现。

2017年4月,秦商体育承诺ST持有的ST 1370.26百万股股份首次上市,并在两个月后向后者承诺2820万股。 2018年3月30日,在瑞康控股与秦商集团签订秦尚体育100%股权转让协议当日,秦商体育再次向第一家企业质押90万股。这次,通过上述三项承诺,司法拍卖的股是秦商体育的第一笔业务。

秦尚集团最近的日子还不够好。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拨打了秦尚集团留下的联系电话,并被提示“您拨打的用户没有支付电话费”。秦商集团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其他电话号码也处于类似状态。秦商集团目前的工商注册地址为深圳市福田区裕森大厦13楼03-08室。证券时报e公司的记者访问了该网站。卢塞恩大厦前台的工作人员说,大楼里没有秦商集团。该公司,13楼,没有03-08的单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卢塞恩大厦13楼,并没有找到秦尚集团的踪迹。

2018年3月底前,秦商集团工商注册地址位于深圳市罗湖区爱国路金通大厦A座二楼。证券时报电子公司记者发现,这是一家装修公司,在这个办公室没有公司。从2018年4月到2019年1月,秦商集团的商业登记地址为深圳市罗湖区京基100大厦66层。目前,楼层是空的。京基百大楼的房地产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时报公司,秦商集团在这里工作,但已经搬走了。

秦尚集团已承诺与其Sun公司的深圳东联信用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联信用商贸”)持有自己的房产,以保证ST长途资金被扣留和不定期担保,以及为公司融资提供担保。证券时报E公司的记者来到深圳市罗湖区地王商业公寓东侧18 **室,东联鑫商贸注册地址所在地。没有人回答门口的长敲门声,看着窗外,好像里面没有人一样。

在违规行为的泥潭深处保证

2016年10月底,瑞康体育(秦商体育改名前)投资10.76亿元,分别收购杨晓明,余国平7.28%和5.32%股权。在此之前,瑞康体育通过大笔交易转让了徐芙蓉9.58%的股份。因此,在瑞康体育转让给杨晓明和余国平之后,其持股比例上升至22.18%。瑞康体育成为长途电缆的第一大股东,夏建通成为实际控制人。

杨晓明,于国平,徐芙蓉是Tele-Cable的三位创始股东。在早期阶段,他们是共同控制上市公司并担任重要职务的协调行为者。

2016年底,夏建通的弟弟夏建军成为长期股份的主席。不久之后,上市公司更名为瑞康,其主营业务开始进入影视文化产业。目前,ST远程公司的主要收入仍来自有线电视业务,许多成熟的影视业务子公司尚未形成营业收入。

现在看来,在夏建通获得远程电缆后,他利用上市公司的平台来保证瑞康系统并使用了上市公司的资金。

今年4月底,ST远程宣布,经过核实,公司有外部担保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发现的违规担保总额为2.2亿元。担保对象为原控股股东或前任董事长夏建军。此外,从2018年底到2019年初,夏建通的附属公司上海益江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弋江经贸”)未能及时偿还银行承兑汇票,导致ST远程子公司上海瑞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扣除1.4亿元构成资本占用。正因为如此,ST Remote实施了其他风险警告。

2017年,ST的其他应收款与福建平潭嘉业九安投资管理中心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嘉业九安”)进行交易,期末余额为3000万元。期。根据ST的远程解释,当前支付形成的原因是当时的董事长夏建军侵犯了公司的《印章管理制度》并使用了印章,这使公司的贷款从重庆海尔小额信贷有限公司借来了3000万元,有限公司未能及时转让。进入公司的银行账户,直接被嘉业九安占据。截至2018年4月23日,嘉业九安归还上述贷款本息。

嘉业九安被怀疑是夏建通的关联党。嘉业九安LP是黄杰,GP是杭州瑞敏投资管理合伙(Limited Partnership)(以下简称“瑞民投资”)。瑞敏投资有限公司是北京和之联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之联创”),现任唯一股东为胡云伟。在胡云涛之前,何志连创的唯一股东是金启航,后者是夏建通的助手。

天下智慧披露的一则通知显示,金启航对何志联创的贡献是从黄杰借来的,黄杰和金启航是朋友多年,胡云珍也是黄杰的负责人。当时,天下智慧想解释瑞敏投资和和之联创不受夏建通或天下科技的控制,他们之间的合作并不构成关联交易。

夏建通和黄杰有着密切的合作。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嘉业九安和合智联创都使用“137 **** 1567”作为工商注册电话,这个数字也被许多瑞康公司使用。瑞康控股。夏建通和黄杰也一起成为了被告。原告是安徽国侯。原因是2017年6月,安徽国侯向瑞康投资发放了3亿元委托贷款,瑞康投资承诺了1.2亿股* ST莲花股份。保证,天下智慧,夏建通和黄杰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瑞康投资仅偿还本金5000万元,逾期2.5亿元本息。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黄杰,后者听到记者询问夏建通有关事宜,说:“他,我正在开会,等你说。”但截至记者发稿时,黄杰没有回复记者。

隐藏的关联

夏建通的资金问题已经完全曝光,涉及多起诉讼,并被法院列为违反信托的行为,仅限于高消费。除了夏建通和瑞康系统公司未付直接贷款引起的诉讼外,还有两起债务诉讼涉及ST的远程创始人之一余国平和北京豪泽嘉业投资有限公司,天下智慧的重要股东。 (以下简称“海泽嘉业”),部分由两家ST持有的远程股份,而部分天下智慧股份已经司法拍卖。

于2016年12月,于国平承诺将ST 600远程ST股份转让给华宝信托。 2018年10月,ST远程宣布,由于借款人未履行贷款合同到期日,余国平通过公司持有的6600万股股份为第三方借款人的相关借款提供质押担保。义务,债权人(华宝信托)申请保留上述股票。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随后发布的《执行裁定书》,瑞康投资与夏建通是同一人。因此,余国平向华宝信托承诺的6600万股股份应为瑞康投资的相关借款活动提供担保。

六千六百万股占ST长期股本总额的9.19%。于国平为夏建通的借款提供担保。这提出了一个问题。谁拥有这部分股权?今年7月11日,司法机构拍卖了6600万股股票,苏鑫工业优化投资合伙公司(有限合伙公司)以1.52亿元赢得,后者为无锡国都。

怀泽嘉业被怀疑是夏建通隐藏的关联方,其部分股份被拍卖,涉及夏季上市公司的智慧。天下智慧是最初的Sophot。 2016年,公司完成非公开发行41.63亿元,收购天下科技100%股权。天下科技于2002年由夏建通等人在杭州成立。当它在Sofitel出售时,Kashgark由天下科技全资拥有,夏建通控制了Kashgarkang的75%。

这也是上述操作,只有夏建通声称A股已经兑现超过40亿美元。当时,天下科技的100%股权评估值为41.13亿元,增值率为1467%。天下科技的主营业务包括软件产品销售,系统集成建设和运营服务,主要用于智慧城市的建设和运营。 Sophot希望通过此次收购建立智慧城市产业平台,实现多元化产业发展战略。

浩泽佳业是非公开发行的目标之一,总投资5.95亿元认购7900万股,占发行总股本的9.4%,排名第三大股东。 2016年9月27日,好泽嘉业向太平洋证券承诺发行50,087,900股股份,并获得5.1亿元贷款。同一天,天下智慧每股20.3元(未兑换)。后来,天下的智慧一路下滑,突破补偿线并关闭线路。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底发布的判决书显示,太平洋证券与豪泽嘉业于2017年10月9日签署《补充协议》,规定好在一起于2017年底前提前购买2000万元。浩泽嘉业没有如期回购,也未提供其他补充保证措施,延迟支付2018年第一季度的利息。2018年5月,夏建通与太平洋证券签署《保证合同》,规定夏建通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好好加业的相关债务。后来,天下智慧的股价继续下跌。豪泽佳业的质押股份价值低于最低履约保证比率。太平洋证券对包括夏建通在内的被告提起诉讼。

最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浩泽嘉业归还太平洋证券融资贷款本金5.1亿元及利息和违约金。夏建通承担了对浩泽嘉业所有上述债务的连带责任。浩泽嘉业和夏建通未履行还款义务,太平洋证券申请强制执行。上述质押股份(转让后数量为66,142,200股)于7月11日进行司法拍卖。最终,太平洋证券以2.06亿元人民币获得5114.4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68%),其余1500万股被拍卖了。

为什么夏建通为偿还豪泽嘉业的5.1亿元质押融资提供担保?豪泽嘉业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金仅1500万元。没有其他子公司和外国投资。没有强大的股东,为什么我们可以获得近6亿元人民币参与索菲特2016年的固定增长?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好泽嘉业还用“137 **** 1567”作为工商注册电话。注册邮箱也与嘉业九安,合智联创和瑞康有关。该公司是一贯的。

此外,天下智慧针对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价函介绍,黄杰于2016年2月开始设立嘉业投资。该公告并未显示“嘉业投资”的全称。 “证券时报”电子公司的记者没有询问2016年2月成立的相关公司。嘉义投资与豪泽嘉业的关系尚不清楚。

瑞康诉讼

除了已经提到的诉讼外,瑞康系统中的公司还涉及大量诉讼,绝大多数涉及贷款纠纷。

其中一个不太大的贷款纠纷特别值得关注。根据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民事判决书,可以了解案件的具体情况。 2017年12月12日,杨丽娜与李维汉签订合同《借款协议》。杨丽娜实际上借了1600万元,并为李维汉的证券投资提供了“林申阳”证券账户。贷款期限为3个月。李维汉提供了400万存款。 2018年2月21日,天下科技发行了所有借款的连带责任担保担保,如李维汉同意的贷款本金和利息。 2018年3月7日,双方落户,“林神阳”账户的实际损失为96.4万元,逾期利息为17.6万元。杨丽娜敦促案件不成功并提起诉讼。

天下科技是天下智慧的全资子公司,是夏建通于2016年向上市公司出售的主题。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杨立娜获得诉讼,天下科技承担相关债务的连带责任。一个大问题是,在这起诉讼中,为什么天下科技为李维汉的集资股票提供担保?

2017年11月20日,在李维汉募集资金前不久,瑞康的三只股票在早盘迅速下挫,集体崩盘。同一天,夏建通在微博上紧急回应,称资产管理新政策导致某项资产爆炸,一切都很好。然而,在2018年1月31日,瑞康的三股股票一次又一次下跌,夏建通在微博上表示“这是自创业以来最艰难的时期。”

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关注天下智慧的情况,并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全面整理和解释所有诉讼和仲裁事项以及截至目前冻结资产的具体情况,说明是否该公司和监管机构被列为“不受信任的执法者”。天下智慧宣布无法按时回复并申请延期。

艾斯弧(杭州)建筑规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斯弧”)成立于2001年,是由夏建通和瑞康部门重要成员组建的早期公司。

今年8月,民生银行杭州分行和中国光大银行杭州分行向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提起了Aisi Arc破产申请,法院已经受理。此前,Ace Arc本身已申请破产清算并退出。根据相关裁定,截至2019年3月31日,艾思弧的净资产为3.19亿元,已经严重破产。 2019年7月31日,Ace Arc向法院提交了《异议书》,称该公司的建设项目获得了200.亿元的投资,希望能够实施自救措施。

瑞康部的母公司和瑞康集团也陷入了无法偿还银行贷款的危机。

2016年5月13日,中国农业银行滨江分行依托瑞康投资向中国农业银行香港分行发行信用证,金额为人民币5.5亿元。收到备用信用证后,中国农业银行香港分行于2016年5月18日至2016年5月1日向联华瑞康集团发放了5300万英镑的贷款。8月3日, 2018年,联合瑞康集团向农业银行香港分行退还了700万英镑的贷款。 2019年4月16日,由于联合瑞康集团无力偿还剩余贷款,中国农业银行香港分行向中国农业银行滨江分行发出了索赔函。后者支付预付款,并要求法院赎回瑞康投资抵押的存款单。支持。

(编辑:张倩蓉)

http://www.sugys.com/bdshPgd/q8548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