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处分≠政纪处分: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草案亮相

国内新闻 阅读(741)

关于公务员的法律草案首次首次亮相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发布于2019.9.2,第914期《中国新闻周刊》

8月22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召开。关于公职人员行政区划的法律草案首先提交审议。草案的主要内容包括政务的一般规则,类型和适用,违法行为及其适用的制裁,行政处罚程序,审查,审查,上诉和法律责任。

行政处分是行使公权力的所有公职人员的国家监督机关,包括行政人员,司法机关,检察机关,机关,基层自治组织管理人员,公司管理人员和其他行政权力。公职人员的纪律处分和纪律处分。

中国监察院执行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家监督法律制度不仅仅是国家监督法,还涉及到四个具体法律:监督委员会的组织法,程序法,监察员法和政府制裁。其中,由于政务公然的法律后果和对违反职责的具体认定,“行政处分法”是国家监督制度中最重要,最迫切的需要。

涵盖所有公职人员

行政制裁是国家监管体制改革出现的产物。

2017年11月5日,新华社发布了关于北京,山西,浙江监管体制改革试点成果的长篇报道。其中,三个地方的提法取代了“政治惩罚”的“政治纪律处分”,并调整了审批权,并依法处罚了违法的公职人员。据报道,同年1月至8月,三地分别有284人,1,180人和951人。

这是“政府处置”的概念,首先出现在纪检监察部门的新闻报道中。

2018年3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正式实施,明确规定监事会“确定对非法公职人员的行政纪律处分”。

这是第一次以法律形式澄清“政府处罚”。法律还澄清了惩罚的主题,惩罚的对象以及相关的纪律措施。

有关规定表明,政府行为的主体是监督机关。该对象包括行使公共权力的所有公职人员,包括法律和法规,包括监督法,公务员法,法官法,检察官法,行政机构公务员条例,公共机构处置的临时规定,以及公职人员的临时规定。行政处罚包括纪律措施,如警告,记忆,记忆,降级,解雇和驱逐。

将所有公职人员纳入政府事务不仅意味着公务员,国有企业管理人员;从事教育,科学研究,文化,保健,体育等管理的公职人员;从事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管理的人员和其他依法履行公务的人员。

中国行政管理干部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政法大学行政管理研究所所长刘俊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全国公务员人数约为800万这些人员来自党政机关,工商联等。法律草案实施后,覆盖人数估计为数千万。

他说,过去对各类公职人员的处罚相对分散。例如,公务员的基础是《公务员法》;公共机构的基础是关于公共机构人员业务的法规中的纪律处分;国有企业也有相关的法律规定;两个委员会严格没有明确的纪律规定,相关依据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自治法》。这些人员将在公职人员行政办公室草案实施后予以保障。

中国监察院执行主任毛朝晖也表示,深化监管体制改革需要推进法治建设。事实证明,许多与政府有关的纪律处分分散在不同的法规之中。例如,党务,行政,国有企业等领域都有类似的规定。现在,通过这项法律,它们得到了整合和改进。 “行政纪律法”的出台也可以使监督法的相关处罚更加明确,更具可操作性。

行政处分和纪律处分

政府事务出现后,也意味着“过去的岁月”将逐渐淡出历史舞台。这两种惩罚在名称上只有一个字的区别,但意义却截然不同。

政治纪律处分包括行政纪律处分和党纪纪律处分。政府事务与行政处罚和党纪之间也存在显着差异:

从主体的角度看,政务主体是各级监督机关;行政处罚主体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监督机关;党的纪律处分的主体是党委(党组)和各级纪检机关。

从处理对象来看,行政部门负责行使公权力的所有公职人员;行政处罚的对象是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党纪的对象是党员组织和党员违反党纪应当受到党纪的追究。

从纪律方法的角度来看,行政处罚包括警告,记过,重大记录,降级,解雇和驱逐。党的纪律措施包括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位,检查党和驱逐党。 “国家监督法”第45条规定,“监督机关应当根据监督检查结果进行警告,记录,记录,降级,解雇,解雇等。”这种差异是矛盾的。作为政府行为的解释不仅包括上述六种方法,还为法律解释留下了空间。

纪律处分主要针对行政机关和党员的工作人员。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公职人员处理公共事务,相关类别变得越来越复杂。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一些令人尴尬的局面,即公职人员“做得不够,党纪不适用,政治纪律无法控制”。

有媒体称,在监管体制改革之前,如果非党员的村干部违反法律和纪律,但情节较轻,在这种情况下,处理起来有点困难。

使用党纪?党纪对非党员没有约束力,纪律检查委员会无法处理。国家法律?但是,他们没有遇到刑法的“红线”。村委会不是国家行政机关。村干部不是由乡政府任命的,也不受《行政监察法》的监督。

这将导致非党员和村干部既不在纪律审查范围内,也不在行政监督范围内。此外,它不是党员的非工作人员。如果出现类似情况,则难以处理。

政府事务出现后,由于所有公职人员的报道,上述人员有一个“有用的地方”。

一些舆论认为,在公共事务法草案落地后,《公务员法》施加的行政制裁将因具体的行政制裁而被完全取代。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常务理事刘俊生否认了这一说法。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务员法》以及公职人员公共服务处草案的相关内容,他们属于两套不同的学科体系。他们是两种不同的惩罚。根据“同一行为不施加两种惩罚”的原则,这两种纪律行为不会同时发生,也没有一种取代另一种。

“例如,如果是监管委员会的案件,可以给予行政处罚。如果是党和政府机关调查的案件,可以给予纪律处分(行政处罚)。两项纪律处分不会同时发生。“

刘俊生说,前者是针对公务员,后者针对所有公职人员。前者的处罚由有关党政机关处理,后者由相应的监督机构作出,监管机构是监管制度单独享有的纪律处分权。惩罚的性质也不同。前者旨在纪律处分,后者针对非法活动。

中国监察院执行主任毛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行政纪律法”出台后,将成为对政务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的特别法和特别法。涉及政府事务的其他监管文件,如果与之发生冲突,将受行政纪律法的约束。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相关法律将失效。行政纪律法不能完全取代其他规范性文件的纪律规定,因为不同的领域具有特殊的特征。例如,对国有企业,机构,基层组织和其他领域的处罚不能完全取代政府法。

8月22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首先将公职人员行政区划法草案提交审议。全国人大监督和司法委员会主席吴玉良表示,公职人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支柱。公职人员行政区划的制定和宪法坚持党的领导的基本要求具体,制度化,合法化,有利于加强对公职人员的管理和监督。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32号

免责声明:出版物《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已获得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