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披违规遭调查10个月未完结 浔兴股份董事长突然请辞令人疑

国内新闻 阅读(921)

处于被立案调查期间的浔兴股份昨日午间发布公告称,收到董事长王立军的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后,王立军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跨界收购却遭业绩“滑铁卢”

2017年7月,浔兴股份发布重组草案,拟现金方式收购跨境电商价之链65%的股份,收购总价为10.14亿元。交易对手价之链的甘情操、朱铃等承诺价之链2017年、2018年、2019年的净利分别不低于1亿元、1.6亿元及2.5亿元。彼时,上市公司表示,价之链是跨境电商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企业,与价之链的融合发展优势互补,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整体价值。

然而,收购完成后,价之链2017年、2018年累计净利仅为2096.54万元,与累计承诺利润2.6亿元差额为2.39亿元,完成率仅达到了8%。由于2019年一季度价之链业绩预计亏损,根据当时的补偿协议,甘情操等应支付的补偿款或将达10亿元。

然而,对方的履约能力却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根据公司对交易所的回复,甘情操购买的浔兴股份股票212.6万股已被多家执法机构、法院申请冻结(轮候冻结);《转让协议》中约定的用于业绩承诺担保的账户中1.29亿元存款中约6040万元,因甘情操等人与第三方纠纷被申请仲裁前保全而实施轮候冻结;共管账户部分现金已被第三方申请轮候冻结,业绩承诺方持有的价之链31.337%的股权也存在被轮候质押或其他被限制的风险。

于是,浔兴股份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裁决业绩承诺方向公司支付业绩补偿款10.14亿元;裁决业绩承诺方向公司支付违约金52.65万元;裁决甘情操将其名下212.6万股浔兴股份股票质押登记给公司指定方。

受累于溢价收购价之链带来的商誉减值及价之链的经营亏损,2018年,浔兴股份在拉链业务取得增长的情况下却录得6.5亿元的巨亏,2019年1-3月净利继续亏损622万元。

董事长“甩手”原因惹人疑

除了业绩受拖累,浔兴股份还因信披违规于2018年10月遭到证监会调查。

虽然公司信披违规的具体细节至今未披露,但公司实控人王立军在入主浔兴股份后的一系列“操作”却令公司业绩和管理陷入一团混乱。

根据公司公告,浔兴股份称由于价之链公司的公章、财务专用章、出纳章、银行Ukey、相关内部权限等均由甘情操、朱铃控制,致使财务总监无法履职,公司无法对价之链的财务管理、会计核算、资产资金安全等形成有效监管。而甘情操方面则否认了浔兴股份的指控,并表明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王立军未完全履行对其本人以及价之链的合约和承诺。

另一方面,2017年11月起,浔兴股份开始持续停牌长达10个月,理由从筹划对外投资变成重大资产重组又改为对外出售资产,欲将拉链业务以12亿元的价格打包出售给原控股股东浔兴集团。在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后,上市公司最终于2018年9月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

此外,控股股东汇泽丰所持的公司股票也面临爆仓风险。2016年11月,汇泽丰以每股27.9元,合计25亿元的总价购买浔兴股份股权,较停牌前收盘价溢价120%。上述转让完成后,王立军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汇泽丰的主要来源则是贷款。根据合约,汇泽丰以其持有的浔兴股份8950万股股票出质,为贷款提供质押担保。然而,收购完成后至今,浔兴股份的股价始终未能够站上27.9元,反而一路下滑至昨日收盘价5.5元,汇泽丰始终面临着爆仓的风险。

据此前公告,因涉嫌信披违规,公司于2018年10月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截至目前,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而就在这时,公司实控人、董事长王立军于8月5日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及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同时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辞职后,王立军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虽然公司董事长辞职的具体原因目前并未有透露,但有法律界人士向大众证券报记者表示:“根据相关规定,现任董事、高管最近36个月内受到过证监会的行政处罚;或者最近12个月内受到过交易所公开谴责;因涉嫌犯罪正被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正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等不得发行股票。”

那么,董事长在此时选择辞职,是否是为公司筹划定增做准备?公司信披的具体时间是什么?对此,记者多次致电浔兴股份进行求证,但公司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来源: 大众证券报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