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贺知章问李白,会喝酒吗?李白强忍笑意,说了7个字

国内新闻 阅读(1018)

话说李白与韩经国两人在庭院中来回舞剑,欲制服对方,但比了四五十回合仍不见胜负。虽然韩经国步步紧逼,李白却半分亏也不曾吃到。

只见韩经国大喝一声,又使出一连串剑招:

【男儿事长征,少小幽燕客。

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

杀人莫敢前,须如猬毛磔。

黄云陇底白云飞,未得报恩不能归。

辽东小妇年十五,惯弹琵琶解歌舞。

今为羌笛出塞声,使我三军泪如雨。】

李白也紧跟着使出一套剑招:

【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躔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虺,砰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哉!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一套剑法过后,二人剑术高下逐渐可分。韩朝宗知李白身家性命定然无忧,稍微放下心来。韩朝祖却越看越紧张,双颊流出大汗来。他见韩经国已经由之前的攻多防少慢慢地转入攻少防多之势,手中之剑越来越沉,而李白则逐渐攻多防少,手中的剑舞得越来越轻松。

“二位且住手。”庭院外面,忽然出现一个老者的声音,“胜负已分,还不住手。”

韩经国连忙住手,向老者作揖。李白却莫名其妙,不知怎么回事。

那老者走到李白跟前,作揖道:“在下贺知章,方才见你将手中之剑舞得如此出神入化,简直如仙人一般。莫非你是谪仙人?”

李白一时摸不着头脑,只好谦道:“小子无才,让前辈见笑了。”

贺知章忙道:“哪里,哪里,我等回客厅说话。”于是牵着李白的手直入客厅。

原来这贺知章剑术十分了得,与韩复思交情甚好。今日听说韩复思府上来了一位剑术了得的后辈,便欣然前来。恰好看到李白与韩经国比武一节。

起初贺知章还以为二人剑术相当,之后便越看越佩服李白,不禁为李白喝了一声彩。这一声彩让原本紧张的局面一下松了下来。

到得客厅,贺知章便安排李白等人坐下,道:“大侠剑术如此出奇,某等着实佩服。来来来,若不嫌弃,干了这杯酒,我等以后便是兄弟。”

李白接过酒杯,连忙饮下。众人皆知贺老先生向来如此,不拘小节,因此也不多多劝。

贺知章饮过杯中酒,问道:“不知大侠姓名,可否告知。”

李白道:“在下李白,四川峨眉人。”

贺知章道:“李兄弟,你我年龄虽不相仿,性情却相似,以后你我便以兄弟相称,不必拘于小节。”

李白忙为贺知章倒酒,两人又一干而尽。

贺知章见其他人尽皆站着,忙吩咐众人坐下一同饮酒。

席间,贺知章道:“不知李兄弟有何志向,进入向何处去?”

李白道:“白虽愚钝,却只为民请命之责任重大。此次入长安,正是想要谋个官做。”

贺知章道:“不知李兄弟想做何官职?”

李白道:“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这一句话里面引用了两个故事。垂钓碧溪讲了姜太公钓鱼钓到周文王。乘舟梦日边讲的是商开国重臣伊尹受商王重用前,曾梦见自己乘船经过日月旁边。贺知章一听便知李白的志向,但是毕竟自己力量有限,帮不上大忙。只好说道:“李兄弟,万事都需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李白道:“白心下知道,今日且饮酒。”于是举起酒杯与贺知章又一干而尽。

众人一起饮酒作乐,眼见得日头已然西落,四周慢慢黑下来,贺知章也已经喝得东倒西歪,于是韩朝祖吩咐家丁将贺老先生送至客房休息。

众人欲请李白,李白则想在外面停留一会,于是,众人只好作罢。

话说见月色空明,照在大地如白日一般。也无心睡觉,只在庭中漫步。想起平生抱负,至今半点都未实现,而如今又投靠无门,不禁沮丧不已。又想起前日分别的友人孟浩然,不知他现在身在何处,近况如何,他的师父身体有无大碍。

在院中徘徊之时,忽见一面墙壁光洁如镜,十分赞赏,便抽出剑狂舞起来。那剑在月色下舞得十分动人,剑影、人影、花影交相辉映,真如仙人在舞剑一般。李白虽舍不得这一块好墙壁,但是心中不快,总得抒发出来。于是挥剑在墙壁上刷刷起舞,那剑招招凌厉,墙壁上粉尘刷刷下落,便似万剑一同在墙上挥舞一般。不一会功夫,李白便在墙上留下数行大字: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雉赌梨栗。

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

淮阴市井笑韩信,汉代公卿忌贾生。

君不见昔时燕家重郭隗,拥簪折节无嫌猜。】

隔了一尺多远,又有数行大字: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

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李白一番狂舞之后,便回房睡觉。

第二天上午,贺知章与李白都还未起来。韩府护院经过那面墙壁,见墙被刀剑毁坏,惋惜道:“这么贵重的一块石壁,竟然被如此毁坏,可惜,可惜。”

韩府护院怕主人得知后怪罪自己,便立即安排人将墙壁重新粉刷。

此时,玉真公主听说韩府来了一位奇人,也与过来见识一番。走进庭院,见众人正欲重修墙壁,于是走过来看。这一看不得了,引出一大段故事来。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