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逝世124年后的今天,他关于中国的一个预言值得我们深思

国内新闻 阅读(1771)

今天(2019年8月5日)是国际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近代共产主义的奠基人恩格斯逝世124周年纪念日。人们在缅怀这位先驱者时,不禁再度想起他与马克思长达40年的伟大友谊,这段友谊被列宁称颂为“超过了古人关于友谊的一切最动人的传说”。马克思于1883年逝世,12年后恩格斯也与世长辞。这12年的最后岁月,因为恩格斯的宽阔胸怀和正确人生态度而变得绚丽多彩。

33cd449fa6994121ba7ee1373eff65e8

▲19世纪70年代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素描)。

■游历美国50天

为推动世界工人运动发展,晚年的恩格斯足迹遍及欧洲,但他还希望到美洲考察一番。1888年8月8日,恩格斯和老友、化学家肖莱马、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及其丈夫艾威林乘坐“柏林”号轮船从英国利物浦港出发,开始横渡大西洋的美国之行。8月17日,恩格斯一行到达纽约,这是他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恩格斯会见了美国工人运动领袖,游览了纽约、波士顿,观赏了世界著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在康克德,他参观了监狱,看到犯人们有自己的俱乐部,可以读书看报,每天可以吃到鱼肉和面包,衣着也和普通工人没有两样,他对此十分赞赏,并说:“欧洲人没有勇气这样做。”

9月19日,恩格斯乘坐当时最大的远洋客轮“纽约”号离开美国,返回英国。这次美国之旅历时50多天,给恩格斯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到伦敦,他给朋友写信说:“我对美国很感兴趣,这个国家的历史并不比商品生产的历史更悠久,它是资本主义生产的乐土,应该亲眼去看一看。”

■生日难忘马克思

1890年11月28日是恩格斯70岁生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党组织和朋友纷纷表示要为他祝寿。但恩格斯婉言谢绝了这份盛情,他认为所有的荣誉都应该归功于马克思,自己承受不起太多的赞誉。后来,在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倍倍尔等人的一再要求下,恩格斯勉强同意在家中搞一个私人宴会。生日这天是星期五,恩格斯家中高朋满座,他也十分高兴,频频与朋友干杯畅饮。喝到兴致高涨时,他用洪亮的声音唱起《饮酒歌》,随后用俄语背诵了一大段普希金的长诗《叶甫盖尼奥涅金》,把宴会推向高潮。寿宴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3点多,客人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生日过后,恩格斯给德国、匈牙利等国的媒体去信,答谢朋友并表达对马克思的怀念之情。他在给俄国朋友拉甫罗夫的信中说:“人们在上星期五纷纷向我表示的那些尊敬,大部分都不属于我,这一点谁也没有我知道得清楚。因此,请允许把您对我的热情赞扬大部分用来悼念马克思吧,这些赞扬我只能作为马克思事业的继承者加以接受。”

恩格斯71岁生日时,一个组织为他准备了一场音乐会。恩格斯坚决谢绝了,他说:“马克思和我从来都反对为个别人举行任何公开的庆祝活动,除非这样做能够达到某种重大的目的;我们尤其反对在生前为我们举行庆祝活动。”“我将以我余下的有限岁月和全部精力,一如既往地完全献给我为之服务近50年的伟大事业国际无产阶级事业。”

■死后没有墓地

过了74岁生日后,恩格斯的身体每况愈下。转一年,他病倒了,颈部右侧出现了一个肿块,医生诊断为食道癌。其实,恩格斯早为自己的死亡做好了一切准备。恩格斯的妻子玛丽白恩士早逝,身边也没有子女。最早他指定马克思为遗产唯一继承人。马克思去世后,他又多次修改遗嘱,并在弥留之际对遗嘱进行若干补充。在遗嘱中,他将马克思的全部著作手稿和信件移交给马克思的法定继承人女儿爱琳娜。自己和马克思的全部藏书赠给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倍倍尔和辛格尔。他还有大约3万英镑的财产,3/8给了马克思的女儿劳拉和爱琳娜,1/3给了马克思长女小燕妮的孩子们,1/4连同家具赠给了他的秘书路易莎。其余财产一部分给了德国社民党作活动经费,一部分给了妻子的侄女玛丽艾伦罗舍。在遗嘱中,恩格斯还说:“我希望将我的遗体火化,而我的骨灰,一有可能就把它沉入海中。”1895年8月5日,恩格斯与世长辞。遵照恩格斯的遗嘱,8月27日,在恩格斯生前最喜欢的英国伊斯特勃恩海边,一艘小船划向大海深处,船上坐着爱琳娜、艾威林、恩格斯的战友列斯纳和弟子伯恩斯坦4人,他们背诵着但丁的诗句,捧起黑色的骨灰罐,轻轻地将它沉入大海。

尽管没有墓地供人瞻仰,世界人民还是在各地建立了展览馆、纪念碑纪念恩格斯。

■链接|恩格斯关于中国的一个预言

恩格斯的足迹没有到过中国,所以本书没有提到他与中国的关系。他写了多篇论述中国的文稿。早在1848年发表的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中就提到新兴资产阶级开辟了“中国的市场”。正是这一本划时代的经典文献,自1920年在中国出版全译本以来,从思想上、理论上武装了三四代中国人民,使近百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惊天动地、翻天覆地的巨变。据统计,马克思、恩格斯著述中谈及中国的共有800多处,专论中国的文章有18篇。

恩格斯于1857年5月20日前后在曼彻斯特当“埃及幽囚”时写成的《波斯与中国》一文,论及1856年第二次中英鸦片战争,文中提及香港、广州、上海、南京、北京等地,还说北京“与伦敦一样大,离登陆地点100英里远”,仿佛他亲自到这些城市考察过。他认为英国能征服波斯,但是“中国人发起全民战争”定会创造奇迹。他在文末表示深信“过不了多少年,我们就会亲眼看到世界上最古老帝国的垂死挣扎,看到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

走过万水千山

我依然眷念您

欢迎订阅2019年《读者报》

邮发代号:6198

订阅方式

1. 拔打或到当地邮政所订阅

2. 关注“读者报官方微信”,进入微店下单订报

3.淘宝店铺:

4.《读者报》微店地址:

5.《看熊猫》杂志微店地址: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