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不敌当年、股东减持 南大光电购亏损公司控制权

国内新闻 阅读(1949)
?

该表现并非与上市同年,股东继续减持。南大光电计划控制公司的亏损

蔡莲(南京,记者王俊贤),8月5日晚,南大光电(.SZ)宣布拟以现金形式收购山东飞源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源”)收购和增资。燃气“)57.97%的股权,交易对价1.25亿元。

Cailian News Agency指出,飞源燃气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但该交易已成为未来三年飞源燃气公司业绩的赌博承诺。

截至8月6日收盘,南大光电收涨5.21%。

从股东的角度来看,南大光电没有真正的控制权,但其第一大股东在过去两年中已经两次发生变化,而且几位重要股东在过去三个月里已经减持了24倍的股份。

超过1亿收购亏损资产

根据公告,南大光电计划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交易获得飞源燃气57.97%的股权。第一部分是上市公司在交易前以3685万元的价格转让飞源燃气17.07%的股权;第二部分是公司以2.1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认购新增的飞源燃气注册资本,即626.66万元。

交易完成后,飞源燃气的注册资本变为1.27亿元,成为南大光电的控股子公司。

根据数据,飞源燃气由山东飞源科技有限公司通过离散方法建立。飞源科技成立于2015年4月。主要产品包括三氟化氮,六氟化硫和六氟化钨。飞源燃气以独立方式成立,主要从事三氟化氮,六氟化硫及其副产品的生产和销售。

然而,截至目前,源气仍处于亏损状态。

根据财务数据,飞源燃气2018年营业收入为1.08亿元,营业利润为-23,128,600元,净利润为-1969.44万元,而从2019年1月1日至7月11日,营业收入为公司营业利润为-万元,净利润-万元。

在这方面,南大光电认为,自2016年主要产品投产以来,2019年上半年收入进入快速增长期,非税净利润从5月1日至7月11日扣除。年。对于53.96万元,经过两年多的产能攀升,业绩已经迎来了转亏为盈的重大转变。最艰难的攀登阶段已成功通过,利润改善趋势显着。在此基础上,预计收购完成后,业绩将继续改善。

飞源燃气管理团队也承诺进行绩效赌博:交易完成后,飞源燃气2019年至2021年的净利润总额不低于1.14亿元,其中2021年的净利润不低于6551万元。否则,管理团队将根据南大光电的股权比例向Nanda Optoelectronics赔偿现金净利润率。

股东继续减持其持股

对于南大光电,收购飞源燃气将加强电子特种燃气行业上市公司的布局,这对上市公司来说是一个“好”。

根据数据,南大光电于2012年8月登陆创业板,但在上市后走下坡路。

从2012年到2016年,南大光电的营业收入从1.77亿元降至1.01亿元,净利润从9019.28万元降至754.77万元。 2017年,冯建松开始担任南大光电的董事长,提出“两个。同年,南大光电完成营业收入1.77亿元,同比增长74.90%。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人数为3383.91万元,同比增长348.28%; 2018年,南大的营业收入和回报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和5122.2万元,首次收入超过当年的水平。上市后,母亲的净利润不到上市年度的60%。

根据红银风险挖掘系统,南大光电自2013年以来已经获得“风险”。金融危机分数在过去两年略有下降,但2018年的得分为46.93,仍处于“风险”水平。

在过去几年的金融变化中,南大光电“怀疑金融粉饰”一直处于“转型”状态。

事实上,南大光电自上市以来一直没有任何实际控制权。第一大股东在过去两年中发生了两次变化。

2018年7月,上海通化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通化”)继续减持其在南大光电的股权,其持股比率开始低于南京大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大资产”)。而第一大股东“耿县”的地位,以及南大资产减少,于2019年5月,沉捷取代南大资产成为南大光电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1.57%。

此后,南大资产和上海通化继续减持。根据Wind的数据,上海通化和南大资产在5月9日至7月1日的两个月内分别减少了10倍和7倍。宁大光电的执行官张兴国已经减持了七次; 7月25日和8月1日,南大资产和上海通化也宣布了新的减排计划。

对于Nanda Optoelectronics股东的持续减持,金融联盟通讯社的记者于8月6日致电Nanda Optoelectronics,但电话未得到回应。

“股权代表股东的投票权,增加是为了获得更大的投票权。对于公司的发展或其他资金需求的减少可能并不乐观。“在君泽君(南京)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看来,如果股权太分散,公司的一些决议将难以实施,这将是最终影响公司的发展。

主编: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