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房回购算盘落空 武汉东湖高新损失或达3405万

国内新闻 阅读(1889)
?

30套商品房回购“算盘”丢失。武汉东湖高科技亏损或达到3405万元

cc96-iaxiufp5151579.jpg中国时报(nettimes.net.cn)记者李未来北京报道

由于有关买卖30套房屋的争议,武汉东湖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湖高科”,SH)可能损失超过3000元,超过其10% 2018年净利润。

最近,东湖高新发布了有关诉讼的公告。其控股公司长沙鹤亭向国中湖南九华达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家中九华”)出售了30套房屋,后者又到长沙银行。 3000万元的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但国中九华多次拖欠贷款,长沙银行要求提前偿还贷款合同。

东湖高科表示,“截至根据有效判断确定的最新支付时间,长沙Heting因本公告(即”借款合同纠纷案“)可能产生的损失金额约为人民币34,508,200元。

>

30间套房引发纠纷

从2015年开始的事情。

2015年12月,国中九华在长沙鹤亭开发的聚合工业园区购买了30套住宅,共计51,416,786元。双方签署《商品房买卖合同》,同意支付首付款21,416,786元,并从国中九华支付余额3000万元申请长沙银行贷款。

2016年2月18日,长沙海廷与长沙银行和国中九华《保证合同》签订合同,同意为长中集团国中九华提供分阶段联合担保责任,直至长沙银行获得30套国中九华。房子的保证书。

2016年2月25日,国中九华与长沙银行签订《抵押合同》,规定中忠九华为长沙鹤亭开发的上述30家工业厂房提供抵押担保,并购买预购商品房抵押通知登记。

由于国中九华的逾期付款,出售的商品房非常顺利。

2016年5月,长沙银行贷款的第三个月,国中九华开始按照约定的时间偿还贷款。在2016年6月和9月,它已逾期,然后银行贷款未偿还。

围绕争议,长沙海亭和长沙银行分别提起诉讼。在2017年长沙法院,法院起诉国家九华,并要求取消双方签署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案件经历了第二次审判,判决已经解除《商品房买卖合同》。目前,湖南省高院仍在进行再审程序,目前尚无定论。

随后,长沙银行起诉国中九华并要求取消双方签署的《长沙银行人民币借款合同》,以便国中九华将偿还剩余本金和利息,并让长沙和法院承担连带责任。该诉讼已于2019年6月21日通过了终审法院二审的判决,该判决被命令支持上述长沙银行的要求。

一个是商品房销售合同的争议,另一个是贷款合同纠纷。长沙和法院在前者中扮演了原告的角色,但在后者中却成了被告。目前,长沙Heting面临的风险是:如果国中九华不偿还长沙银行的剩余本金和利息,长沙和丁将面临连带责任风险,亏损人民币30,405,200元;如果商品房合同纠纷案不受再审法院支持双方解除《商品房买卖合同》,而长沙鹤亭无法收回30套房屋,构成重大损失。

房子卖得不成功,但面临数千万的损失。记者《华夏时报》多次致电东湖高科技董事会并发来采访大纲,但对方没有接听电话,而采访大纲没有回复。记者打电话给他的办公室。但是,对方没有采访安排面试。

“如意算盘”失败了。

在商品房销售纠纷中,长沙和丁曾经曾经做过另一次“如意计算”,但最终还是做空了。

2016年9月30日,由于累计3个月逾期,长沙银行向长沙沪发行《关于“国中医药湖南九华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购买的雨花区振华路519号聚合工业园1栋工业厂房的回购通知》。根据与长沙银行签订的合同,长沙和康师傅借此机会回购了30套涉及70%原房屋付款的房屋。

2015年12月出售的房屋已经上涨了三年多。此时,原价的70%被回购并投放市场。欣赏空间令人印象深刻。如果可以回购,长沙和汀海不仅不会亏损,还能赚大钱。

但是,法院不支持回购。由于所谓的“回购协议”只是长沙鹤亭与长沙银行达成的协议,国中九华没有参与,因此没有约束力。

此外,长沙鹤亭还要求国中九华按照自2016年6月30日至实际空置房屋日期的总房价的5%的标准支付折旧费。国中九华认为,“从购房到现在,房子的价格一直在上涨,被告也对房屋进行了整修。没有贬值。“一审法院认为,在《商品房买卖合同》解除后,国中九华将跟进该合同已支付给长沙和法院支付违约赔偿金。至于5%的折旧费,因为没有基础,所以不予支持。

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案已经二审。目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启动再审程序。也就是说,法院是否会支持长沙鹤鼎终止与中国九华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尚未决定。如果法院支持终止合同,则意味着长沙和Heting已经收回房屋,并且不会有损失;如果法院不支持终止合同,则意味着长沙和鹤亭“失去了妻子,失去了部队”:他们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以偿还九华的贷款,但不能得到房子。从九华回来,他们将输掉3,405。 82万元。

“如果湖南省高院不再支持撤销重审商品房销售合同,长沙和法院实际履行了连带责任,长沙和法院将行使追索权。依法通过诉讼,收回华中九华的有偿联合和多次清算,并要求江苏中药还清其份额,“董说。湖泊的高科技方面。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江苏中医药(TCM)是中国九华的控股股东,与长沙鹤亭一样,在贷款合同纠纷中承担连带责任。

在其科技园区发生了许多争议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长沙鹤亭是东湖高科,长沙东湖高科控股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长沙东湖高科持有55%的股份。长沙鹤亭主要从事科技园区的开发。其主要产品是科技园区的厂房和办公楼。

涉及的30栋房屋是长沙Heting开发的长沙聚合工业园区的一部分。 2018年,长沙哈亭实现营业收入万元,净利润万元。

如果法院不支持长沙鹤亭和九华之间《商品房买卖合同》的终止,那么“失去妻子,失去军队”长沙鹤亭的净利润不足以弥补这一损失。

根据东湖高新2018年年报,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38亿元人民币,亏损人民币3,405,820,000元将占其2018年净利润的十分之一。

科技园区的发展是东湖高科技三大业务板块之一。更具代表性的是武汉的“光谷生物医学加速器”和“东湖高科技智慧城市”。此外,长沙,合肥和杭州也有科技园项目。

这些科技园一再争议商品房销售合同。

例如,由东湖高新100%控制的合肥东湖高科,一再对商品房销售提出异议。 2018年,合肥解密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起诉合肥东湖高科技有限公司,称双方签署了《研发楼委托定制协议》并支付了押金。合肥东湖高新告知解码公司,它没有购买定制房屋的资格,也没有履行在约定时间内支付房屋的义务。

解码公司声称这给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虽然法院裁定取消双方委托的定制协议,但也要求合肥东湖高新向解码公司支付相应的违约金。

此外,安徽通源智能交通科技有限公司,康姆电气(安徽)有限公司,合肥和茂医疗用品有限公司,安徽省Ungmal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也有与合肥东湖高新技术有限公司争议出售商品房。

主编:张伟主编:张云宁

主编:覃肄灵